当前位置:首页 > 撮十网 > 正文

公公扒灰小说的简单介绍

摘要: 今天给各位分享公公扒灰小说的知识,其中也会对进行解释,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,别忘了关注本站,现在开始吧!本文目录一览:...

今天给各位分享公公扒灰小说的知识,其中也会对进行解释,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,别忘了关注本站,现在开始吧!

本文目录一览:

扒灰是什么意思啊?[在小说里看到』…

 扒灰文雅的说法是聚麀。母鹿的文雅的名字叫麀。聚是共的意思。说兽类没有人那些在性生活上的禁忌和伦理,没有社会原则的约束。认为兽类有乱伦的现象。其实这是人类的偏见和无知,即使是兽类,也有其社会等级,决不是人想象的那么简单。有时候骂人说他禽兽不如,那是高看人类了,和兽类比起来,人简直就是不堪说。民间说法老公公和儿媳妇有一腿叫扒灰。有人解释说:扒灰要弯腰跪在地上,这样就把膝盖弄脏了。膝媳同音,脏了膝盖,隐义是脏了媳妇。所以老公公偷儿媳妇的隐喻的说法叫扒灰。中国是个男权社会,在这一点上可以表现得很明白:女人是男人的财产,只要嫁给那个男人,她就一辈子属于那个男人,这个权力神圣不可侵犯,无论是谁侵犯了,都会遭到舆论的谴责。因为舆论就是为了维护大家的共通私有利益。不过也有另外的说法,有一种说法是:庙里烧香的炉子里,焚烧的锡箔比较多,时间长了,形成了大块,和尚们就扒出来卖钱用。后来庙旁的人知道后,也来炉子里偷锡。因为锡媳同音,就引申为老公公偷儿媳的隐语。还有说法是,民间的锡匠,在个人做锡壶的时候,清理型砂的过程中,故意多刮下来一些锡,刮下来的锡就藏在炉灰中。现在打金银首饰的人也是采用这一种手法,来偷去顾客的余料。这种手法比起一些正当的工匠来说,是有些不入眼。民间的石匠,在给人做东西的时候,不完全完工,总要留一些尾巴,等买主买回去后,需要找本村或附近的石匠来消掉这点儿余工。农村的规矩,即使是这一点儿活,中午也要管一顿饭,给些工钱。这是石匠们互相照顾的手段。王安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也被人扣上了扒灰的帽子。说是他的儿子是个傻子死得早,儿媳妇很漂亮,王安石的老婆也死了,于是王安石就在家里的香炉里埋了一首情诗,儿媳在上香时发现了,也和诗一首埋在香炉里。于是两人走在了一起。中国好像有这个习惯,如果不喜欢某个人,捕风捉影的要给他找些坏事,不管做过没作过。而那些听说了的人,也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到处传播。尤其是关于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。我记得以前有人做了官后,有人告诫他说:贪污可以,不过不要沾上男女关系。饱暖思淫欲,有了机会,很少有人放过的。清人有一个《吴下谚联》,是另一种说法,好像就是这个谣言的源头:王安石儿子死后,他给儿媳在后院另盖了一个房子居住,可能是担心儿媳红杏出墙,经常去监视,儿媳误会了,在墙上题诗说:风流不落别人家。王安石见到后,用指甲把这句诗给扣掉了。因为是石灰墙,所以说是扒灰。其实,这种事情,都是想当然罢了。

红楼梦中为什么说秦可卿的事情为扒灰?

“扒灰”即“偷锡”,谐音“偷媳”。所以跟公公私通或奸淫儿媳妇叫“扒灰”。

关于扒灰一词的来历有许多种故事传说,有一种说法是:庙里烧香的炉子里,焚烧的锡箔比较多,时间长了,形成了大块,和尚们就扒出来卖钱用。后来庙旁的人知道后,也来炉子里偷锡。因为锡媳同音,就引申为老公公偷儿媳的隐语。

还有说法是,民间的锡匠,在个人做锡壶的时候,清理型砂的过程中,故意多刮下来一些锡,刮下来的锡就藏在炉灰中。现在打金银首饰的人也是采用这一种手法,来偷去顾客的余料。这种手法比起一些正当的工匠来说,是有些不入眼。

民间的石匠,在给人做东西的时候,不完全完工,总要留一些尾巴,等买主买回去后,需要找本村或附近的石匠来消掉这点儿余工。农村的规矩,即使是这一点儿活,中午也要管一顿饭,给些工钱。这是石匠们互相照顾的手段。

——《红楼梦》“扒灰”析

曹雪芹写焦大“醉骂”,是《红楼梦》中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彩文字。小说写焦大被众小厮“掀翻捆倒”之后,他还乱嚷乱叫:

我要往祠堂哭大爷去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!每日家偷狗戏鸡,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,我什么不知道?咱们“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!”

这一段骂语中用了两个“爬灰”,又作“扒灰”。《快雪堂漫录》云,俗称聚麀为“扒灰”;《常谈丛录》谓,俗从淫于子妇者扒灰。这可能就是“爬灰”的来源了。

焦大骂宁国府“爬灰的爬灰”,当然是指贾珍的乱伦。《红楼梦》早期抄本第13回回目是“秦可卿傜丧天香楼”,写出了贾珍“扒灰”的细节,后来作者奉命删去了。焦大之骂是未删的文字,作者或有意保留了,是不写之写。尽管焦大被塞了一嘴马粪,但那骂声却使主子们心惊肉跳。凤姐声言厉色地教训宝玉,但这位精灵似的女管家自然明白焦大骂的是谁。曹雪芹手握一把犀利的解剖刀,把那些隐藏在温情脉脉的面纱后面的丑事挑开给人看,使慧心巨眼的读者,从那字缝中不仅看到了焦大是不是“真醉”了,更重要的是看出那“诗礼簪缨”的大家族的道德沦丧来。

众人明知秦可卿怕“扒灰”,为何还是那么喜欢她?

以军功起家的宁荣二府,在煊赫了近百年后逐渐式微,这一点冷子兴看得异常清楚,然而作为局外人,贾家的兴衰荣枯不过是他“下酒”的闲话而已。

同样看出贾府步向败落的人还有焦大。这位功高而位卑的奴才,冷眼看着贾府“一代不如一代”,看着昔日光辉美好的家族逐渐被丑陋和糜乱取代,所有人却都沉醉在“富贵不倒”中不能自拔,他做不到和冷子兴一般作壁上观,而是时不时用自己的方式给这些纨绔子弟们敲一次“警钟”。

在第七回,贾宝玉在宁府初会秦钟,两人相见恨晚,王熙凤亦与尤氏婆媳打牌到上灯之时。因为秦钟不住宁府,管家赖二派了焦大护送其回家。谁知喝醉的焦大胆子甚壮,对抹黑半夜送人的差事极为抗拒,骂完了赖二,又翻出贾家发家史来贾蓉,在被小厮们捆起来后,越发逼起焦大的酒来,文中写道:

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,乱嚷乱叫说:“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!每日家偷狗戏鸡,扒灰的扒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……”

焦大此话一出,旁边的小厮们无不魂耗魄丧,麻溜抓起马粪满满塞了他一嘴。小厮们为何吓破了胆?自然是因为里面的两个爆炸性新闻:“扒灰”和“养小叔子”,这里我们只说说“扒灰”一事。

扒灰,清代王有光《吴下谚联》卷一《扒灰》中云:

“翁私其媳,俗称扒灰,鲜知其义。按昔有神庙,香火特盛,锡箔镪焚炉中,灰积日多,淘出其锡,市得厚利。庙邻知之,扒取其灰,盗淘其锡以为常。扒灰,偷锡也。锡媳同音,以为隐语。”

所以,扒灰就是公公私通儿媳,而我们扫一眼宁府,符合公媳关系的也就贾珍和秦可卿二人了,所以焦大所骂者,乃贾珍和秦可卿苟且之事。

那么,焦大会不会是因为不得志,为了倒泄压抑情绪,逞一时口唇之快,所以往主子身上泼脏水呢?还真没有。

文中影影绰绰点到贾珍和秦可卿暧昧的,是在秦可卿卧病时,丈夫贾蓉袖手旁观,而作为公公的贾珍却急如热锅上的蚂蚁,亲自寻医问药,对儿媳体贴入微。种种行举,分明不是普通公公对儿媳的关心,而是近乎丈夫对爱妻的关切。

直到秦可卿去世,作者写贾珍,满文皆“刺心”之笔。闻儿媳噩耗,哀恸欲绝,如丧考妣;为其理丧,倾尽所有,肆意奢华。以至回末总批:“借秦可卿之死,又写出情之变态。”

所以,贾珍和秦可卿私通,绝对不是焦大在泼脏水。可是问题又来了,秦可卿兼林黛玉之风流袅娜和薛宝钗之妩媚风流,可谓是艳冠贾府,更有秦可卿此人,虽出身寒微,但颇有才干,由其托梦王熙凤亦见其深具远见卓识,这样一个秦可卿,她怎么会甘心委身于贾珍?会不会是她被迫了呢?别着急,关于这个问题,作者早悄悄放出了答案。

在第五回,贾宝玉往宁府赏梅,期间困倦欲睡,最终被秦可卿带至自己房中午歇。而在秦可卿房中,贾宝玉可谓领略了别样风光,且看秦可卿卧室装饰摆设:

入房向壁上看时,有唐伯虎画的《海棠春睡图》……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,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,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。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,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……

这一段文字不知曾令多少人意炫神晕,而在冷静下来后,人们就会开始思考,秦可卿的房中自然不会真的放着武则天用过的宝镜,伤过杨贵妃的木瓜等等,为此诞生出秦可卿乃皇室后人的说法来,神乎其神,此处不赘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作者极力点缀秦可卿的卧室,至少有两点:

其一,渲染宁府穷奢极侈的生活氛围,此乃贾府败落原因之一。

其二,“入室而知其人”,借历史上众多香艳故事中的人和物,暗喻秦可卿生活之风流秾艳。

而在秦可卿房间这些有着“历史渊源”的物件中,有两件揭露了秦可卿的底细。

第一件,唐伯虎画的《海棠春睡图》

唐伯虎,唐寅,乃明代著名风流才子,善绘画,然而目前为止,学界尚未发现唐伯虎是画过《海棠春睡图》,不过,在《红楼梦》中唐寅曾出现两次,另一次便是薛蟠与贾宝玉提及其收得许多唐寅画的春宫图,所以,唐寅之画,在《红楼梦》中的意象很简单,就是香艳。

此外,《海棠春睡图》画意是有出处的,在《明皇杂录》中有载:

上皇尝登沉香亭,召妃子,妃子时卯酒未醒。高力士从侍儿扶掖而至。上皇笑曰“岂是妃子醉耶?海棠睡未足耳。”

而在清初,画家高云就曾绘有《太真春睡图》,清人林璐所撰的《琴山樵者传》中载道:

琴山樵者(高云)戏作《太真春睡图》,肤色合桃花,隐隐胸乳笼衵,李三郎屏后窥之,令人魂动色飞。

后来雍正时有小说《姑妄言》,其第二回亦谈及《杨妃春睡图》。由此可以确定,《海棠春睡图》画意取自杨贵妃醉卧之事。

再看第二件,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。

旧时,木瓜可用作定情信物,如《诗经》中有云: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”,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谈恋爱的套路都是一样的,你送我手机,我送你密码箱,礼尚往来中捎带眉来眼去,完美。而如果木瓜放在安禄山和杨贵妃的故事上,就没那么纯洁了。

《唐宋遗事》中有载:

贵妃私安禄山,安禄山指爪伤贵妃胸乳间,遂作诃子以饰之蔽之。

什么意思呢?安禄山和杨贵妃背着李三郎秘戏,结果用力过猛,抓伤了杨贵妃,杨贵妃怕被发现,发明了抹胸遮蔽证据。而后人在传言此事时,将指抓误称“掷瓜”,这就样,原本以小清新示人的木瓜就这么成为了冤大头。

看到这里,我们也该发现了,秦可卿房中的物件,竟然有两件与杨贵妃有关,这说明什么呢?众所周知,杨贵妃与唐玄宗,一开始并非夫妻关系,而是公媳关系,杨贵妃原是唐玄宗儿子李瑁的妃子,后来被公公看上,为掩人耳目,便先将杨贵妃放在道观中做了女道士,后来才纳入宫中,自此两人恩爱非常,日夜寻欢,毫无顾忌。以致后来白居易想起这情节还忿忿不已,大笔一挥,一曲《长恨歌》酸溜溜地将李三郎批了一通。

你品,你细品,杨贵妃与唐玄宗为公媳,秦可卿与贾珍扒灰,很明显作者是在暗示我们,秦可卿与杨贵妃一样,杨贵妃对唐玄宗曲意逢迎,争爱受宠,秦可卿也会和杨贵妃一样,主动投向贾珍的怀抱。

所以,秦可卿与贾珍扒灰,绝对不是被迫的,事实上作者在其判词就先透露,秦可卿的情如天一样辽阔,如海一般深厚,她就是一个行走的大写“情”字,当遇到情多且滥的贾珍时,自然如天雷勾动地火,不可抑制了,但这种情感到底不容于社会伦理,所以被作者批一“淫字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扒灰是什么意思啊?〔在小说里看到』…

红楼梦里有 焦大说的“扒灰”而被王熙凤命人塞了马粪 “扒灰”指的就是公公和儿媳妇关系不正当 焦大骂的就是秦可卿和她公公两人

扒灰公是什么意思

扒灰公(bā

huī

gōng):

就是与儿媳暧昧的公公。

出自于苏东坡。苏东坡晚年时,一日,儿媳妇带着孩子在庭院中玩耍,淘气的孩子非闹着到爷爷的书房里头玩。恰巧公爹不在,年轻儿媳也想窥视这一代名士的书房,于是就带孩子进去了。儿媳被满屋的诗词典籍吸引,任孩子在一旁玩耍,她坐在公公的床上看起书来,看着看着竟然睡着了。黄昏十分,苏东坡与友人饮酒归来,一进书房,瞧见儿媳妇斜躺在床上,觉得不和礼教,被人看见了难免闲话,急急退出书房,一不留神打翻了桌上的香炉。同时,苏东坡望着床上娇艳欲滴的儿媳不免心有所动,索性在桌上的香灰里画了两句诗:“芙蓉帐里一琵琶,欲要弹来礼又差。”儿媳一醒来,反过来应和了两句:“愿借琵琶弹一曲,肥水不流外人家。”当苏东坡再次回到书房,发现桌上多了两句诗。不觉在桌前傻笑,被随之而来的好友陈季常看到。苏东坡赶紧以袖子将桌子的灰抹去,然后若无其事地说:“没事没事,爬灰而已。”自此以后,这“爬灰”的典故被陈季常传开了,后来,公媳之间有所暧昧,人们就雅称称为“爬灰”或“扒灰”!

扒灰(bā

huī)造句:

扒灰这种行为是法律和道德都不允许的。

再来几张跟扒灰无关的闹洞房。

江苏靖江街头挂横幅"庆祝扒灰"成功。

秦可卿在红楼梦里只活到了第十三回,但却获封红楼第一女神,窃以为,是因为扒灰的故事过于精彩诱人,让人浮想联翩,所以创意才是最重要的。

大笑三声的道理很简单,是因为立马联想到了家乡流传了多少年的“扒灰爷爷”故事。

关于公公扒灰小说和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,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?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,记得收藏关注本站。

 1670557153  1670557153 

发表评论

  • 7人参与,7条评论
  • 闽心宜  于 2022-11-24 21:34:10   回复
  • 喻秦可卿生活之风流秾艳。而在秦可卿房间这些有着“历史渊源”的物件中,有两件揭露了秦可卿的底细。第一件,唐伯虎画的《海棠春睡图》唐伯虎,唐寅,乃明代著名风流才子,善绘画,然而目前为止,学界尚未发现唐伯虎是画过《海棠春
  • 朱立  于 2022-11-25 05:26:52   回复
  • 安石就在家里的香炉里埋了一首情诗,儿媳在上香时发现了,也和诗一首埋在香炉里。于是两人走在了一起。中国好像有这个习惯,如果不喜欢某个人,捕风捉影的要给他找些坏事,不管做过没作过。而那些听说了的人,也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
  • 蓟绚  于 2022-11-24 23:20:52   回复
  • 所以,贾珍和秦可卿私通,绝对不是焦大在泼脏水。可是问题又来了,秦可卿兼林黛玉之风流袅娜和薛宝钗之妩媚风流,可谓是艳冠贾府,更有秦可卿此人,虽出身寒微,但颇有才干,由其托梦王熙凤亦见其深具远见卓识,这样一个秦可卿,她怎么会甘心委身于贾珍?会不会是她被迫了呢
  • 频绿凝  于 2022-11-25 00:05:06   回复
  • 首饰的人也是采用这一种手法,来偷去顾客的余料。这种手法比起一些正当的工匠来说,是有些不入眼。民间的石匠,在给人做东西的时候,不完全完工,总要留一些尾巴,等买主买回去后,需要找本村或附近的石匠来消掉这点儿余工。农村的规矩,即使是这一点儿活,中午也要管一顿饭,给些工钱
  • 牧高轩  于 2022-11-25 01:02:58   回复
  • 大骂宁国府“爬灰的爬灰”,当然是指贾珍的乱伦。《红楼梦》早期抄本第13回回目是“秦可卿傜丧天香楼”,写出了贾珍“扒灰”的细节,后来作者奉命删去了。焦大之骂是未删的文字,作者或有意保留了,是不写之写。尽管焦大被塞了一嘴马粪,但那骂声却使主子们心惊肉跳。凤姐声言厉色地教训宝玉,但这位精灵似的女管家